文學賞析

王樹振——桐花飄香讀宋詞

    發布時間:2019-09-12        

暮春時節,桐花香飄四溢、沁人心脾,在梧桐樹下徘徊流連,讓人不覺憶起年少時在桐花滿枝的梧桐樹下讀宋詞的日子。

梧桐在華北地區十分常見,除了田野和坡崗的野生桐樹,每家每戶的院落里也都大量栽種,因為人們一直相信這樣的俗諺:“種下梧桐樹,引來金鳳凰”,因而,梧桐又被稱為鳳凰木──鳳凰是何等高貴的鳥兒!作為擇木而棲的良禽,莊子說它“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吃,非醴泉不飲”。那么,這能引來鳳凰的梧桐,在我心目中自然也就吉祥而高貴了?!?/p>

春末夏初,不經意間桐花就開了,先是在枝頭露出幾串淺紫色的蓇葖,緊接著就有成簇的桐花綻放,一朵朵喇叭似的桐花倒懸著,在微風中搖蕩,仿佛能聽見清脆悅耳的聲響。清明時節,花開正濃,一朵朵淡紫的花兒,開滿了坡崗,擠擠挨挨地盛開著、搖曳著,揮灑著甜甜的花香,裝飾著一樹的清雅潔凈。

清晨,站立梧桐樹下,花香撲面而來,淡淡的清香中透著一股甜絲絲的味道。抬頭仔細端詳,花色后端微紫,前端由紫漸紅漸白,一簇簇的,像極了倒掛的風鈴,優雅而浪漫,綻放出一個淡雅別致的春天。晨風拂過,桐花輕輕搖曳,偶爾從枝頭墜落,隨風而去,仿佛詞人的心境,恬靜而又落寞,憂傷而又惆悵,慨嘆著世俗的污濁,堅守著自己靈魂的高地。傍晚,花樹香濃,芬芳醉人,混和著泥土的氣息,在暮靄中氤氳。一家人坐在樹下吃飯,與串門的鄰居聊天,晚風吹過,送來陣陣清涼,抬起頭,又是花開一樹,異樣的親切與溫柔。

春雨中的桐花,更是別有韻味。雨打芭蕉,平添愁緒,但淅淅瀝瀝的雨打在桐花上,也會讓人生出一番落寞和惆悵。尤其是夜闌人靜時分,看著窗外矗立的梧桐,不覺想起李清照的《聲聲慢》來:“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細細的雨絲悄悄地灑落在桐花上,仿佛在為她沐浴,而桐花欣然接受著這瓊漿玉液般的洗禮,低垂著自己的腦袋,生怕雨水滴進了花心,驚擾了花蕊的一簾清夢。當清風徐來,朵朵綻放于枝頭的桐花,在茫茫的煙雨中搖曳著柔美的身姿,傳遞出特有的雅韻和馨香。雨過天晴,朵朵桐花跌落了下來,墜在濕漉漉的地上,看著落地的桐花,空中低飛的燕雀,不覺想起晏殊的《浣溪沙》:“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當最后一朵桐花由高空倏然墜落,當滿樹的桐葉如掌,隨風沙沙作響,遮住夏日的曝曬,遮起一片陰涼,便知春天已到了盡頭。

如今生活在都市里,想要再見到桐花的美麗,已實屬難得,在梧桐樹下讀宋詞的日子,更成追憶。唯有在寒酸的陋室,挑起一盞孤燈,翻看著發黃卷邊的宋詞,觸摸著平淡寂寥的心境。朦朧之中仿佛又回到當年桐花爛漫品讀宋詞的日子,心里不知不覺地生出些許遺憾和悵然。忽然想起,是不是應該回老家看看了?去看看老家院子里的那株梧桐,是不是滿樹的桐花還在靜靜地綻放?去看看花香四溢的梧桐樹下,是不是還有當年那個癡迷宋詞的少年的影子?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