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賞析

朱啟嫻——聆聽天籟之音

    發布時間:2019-09-12        

上個世紀中葉,擁有一臺電子管收音機,還是很奢侈的事情,從廣播里傳出來的聲音非常豐富,有老年人愛聽的戲劇,有成年人愛聽的新聞,有年輕人愛聽的體育轉播,有孩子們愛聽的小喇叭廣播,可我獨愛聽每段節目與節目間的過渡曲,像《喜洋洋》《彩云追月》《春江花月夜》等,百聽不厭。那中國民樂特有的音符,揉弦后產生的曲曲彎彎的、柔軟的余音,真像《列子·湯問》所述:“余音繞梁,三日不絕”。

從樂曲里,我欣賞著由各種高低、粗細、強弱、快慢、長短不同無限變化的音符,組合成不同的聲調、音色、拍節、節奏,這些雖然無法用語言描述出來,但確實觸動我的心弦,凈化我的靈魂。我經常盼著那些正規的節目快快結束,好播出一首我喜愛的曲子,陶醉其中。 

上中學后,我每天早出晚歸,聽廣播的機會就不多了。上大學后,我住校,就更沒有機會聽廣播了。無奈,我硬是從本來就不多的伙食費里省下錢,用自己所學的知識,動手組裝了一臺半導體收音機。大二那年,“文革”風暴席卷全國,廣播里除了八個“樣板戲”之外,很難再聽到其他的文藝節目。

聽說,學校邀請中央民族廣播樂團的演出隊來校演出,同學們特別興奮。晚飯后,大家早早來到學校禮堂,翹首盼著。大幕拉開,臺下鴉雀無聲。我睜大眼睛,豎起耳朵,樂隊由一名二胡演奏者開場,委婉清麗的樂聲尤如點點雨滴,滋潤人們的心田。當前兩首歌頌紅太陽的樂曲演奏后,全場報以熱烈掌聲。此時,一伙人沖進禮堂,他們打著不許宣傳封、資、修的幌子阻擾演出。至此,演出被迫終止,但中央民族廣播樂團那高超的演奏水平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春雷一聲震天響。1976年,“四人幫”被徹底粉碎了。1978年12月,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提出實行對內改革、對外開放政策。從此 ,中國打開國門,引進了許多先進的科學技術,也打破了束縛人們思想的精神枷鎖。我的半導體收音機里,又傳出了久違的悠揚、舒暢、委婉、和諧的民族樂曲。后來,從日本引進了磁帶錄音機、隨身聽,小小的一盒磁帶可以存儲大量樂曲,可以隨時隨地播放,簡直太便利了。

隨著時代的發展,科學技術不斷進步,大哥大、PP機還沒有用上,MP3和普通手機還沒有用熟,智能手機便橫空出世。一部小小的智能手機里,除了能打電話,還能發微信、聽廣播、看視頻、上網購物……無所不能。這里能找到我愛聽中央民族廣播樂團演奏所有的音樂,《高山流水》帶你走進萬壑空山,去體會到那山的高聳和水的流動及山水間纏綿的聲音,它們在聽者中尋覓知音,向知音者傳送著細膩的柔情?!洞航ㄔ亂埂反憷吹酵螋ゾ慵諾慕?,在銀色月光下,只有那江水一會兒輕柔平穩、一會兒湍急奔放。而每聽到《彩云追月》時,仿佛看見白云里穿行的月亮,想起逝去的祖母講嫦娥奔月的故事,我便潸然淚下。我喜歡聽《漁舟唱晚》《瑤族舞曲》《金蛇狂舞》等歌曲,這些歌曲伴著我一天天老去。

時代在變遷,人們生活越來越美好。如今,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國家大劇院聆聽一場中央民族廣播樂團演奏會,聆聽這天籟之音。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的夢想就會實現的。我期盼著這一天的到來!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