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

健身花樣多 家門口養老 老年人迎來新生活

    發布時間:2019-10-08    文章來源: 人民網    

餐餐好滋味

距離上午11點開飯時間還有半個小時,位于北京市豐臺區盧溝橋鄉的莊宇社區服務中心老年食堂就迎來了顧客。老人們都是街坊鄰居,一見面有說有笑,“餐前會”儼然成了社區沙龍。

87歲高齡的白玉蘭老人點了一份肉炒菜花和一份素炒茄子,外加一個饅頭。“飯菜很軟乎,嚼得動。”白玉蘭老人笑呵呵地說。

白玉蘭家住五里店北里小區,自打2015年社區服務中心辦起老年餐桌,她就成了這里的???。“葷菜每份8元,素菜6元,老人持卡半價優惠。剛才打的飯菜,其實是兩頓的量,算下來,一餐不到5塊錢。”

老年餐桌有十來張桌子,莊宇社區服務中心經理張天勇算了一下,每天約有100人來這里用餐。

“老人吃飯問題總算有著落了。”2號樓居民郭致全感慨地說,做飯需要動刀、用火,存在安全隱患。外面餐館的菜多重油重鹽,老人們很難接受,并且價格也不便宜。

前不久,全國老齡辦進行了一次調查,其中超過四成的受訪老年人對“養老餐”有需求。老年人的餐桌問題一直是國內養老領域關注的重點。

以五里店北里小區為例,1200多位居民中老年人就占了1/3。現在實惠衛生的老年餐桌一來,老人中午可以不用再湊合。

今年70歲的唐書春老人幾乎天天來,他認為,子女不在身邊或不方便做午飯,吃飯是居家養老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唐大爺說:“近幾年的午飯一般都在老年餐桌吃,口味比較清淡,而且價格也不貴,一個月大約120元。”

老年餐桌的負責人張振杰告訴記者,為了讓老人吃得健康,食堂一直堅持低鹽少油,還提供送餐服務,90歲以上的老人和身體殘疾者可以通過電話訂餐。

“養老餐要把利潤降到最低,老人才會買單。”盧溝橋鄉郭莊子村黨總支書記王秋菊說,在這里的居民食堂,老人就餐打五折,饅頭賣五毛,打折后只賣兩毛五。為維持老年食堂的正常運轉,十來名工作人員的人力成本加上水電氣等開支,每年需要補貼100萬元左右。

除了社區、養老機構興辦的老年餐桌,一些企業也推出外賣“養老餐”,如北京老字號同和居就在外賣平臺上線了老年餐,頗受歡迎。

然而,總體而言,如果沒有政府的補助扶持,企業很難堅持提供養老餐服務。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董文勇認為,一方面政府應當加大扶持力度,為廣大老年人提供更優質的養老服務;另一方面應引導和培育市場,讓“養老餐”的商業模式更多一些且變得成熟起來,更好地滿足老年人的消費需求。

健身花樣多

在天壇公園,不分酷暑寒冬,老大爺們總是準時出現在天壇,有的拿著少見的健身器材,有的做著眼花繚亂的健身“絕活”,旁觀者感嘆“高手在民間”。像這樣熱愛健身的老年人非常常見。

河南鄭州的何先生退休一年多,每天清早去小區里的公共健身場所打門球成為他的必修課;夜幕降臨后,去小廣場跳健身操又成了何先生老伴兒的主業。像這樣的健身“夫妻檔”在何先生所在的社區非常常見。

何先生說:“退休后有大把空閑時間,打門球既能鍛煉身體,又能結交新朋友,我和很多同志都覺得挺好!”何先生的女兒對此也非常支持,她說:“我和老公平時工作都忙,陪父母的時間少??此前咽奔滸才諾寐鋇?,我們做子女的心里也很踏實。”

我國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數量最多的國家,截至2018年,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已達2.49億。“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健康成為人民群眾關注的頭等大事。老年人因為健身時間多,健康意識強,自然也成為全民健身主力軍。”中國老年人體育協會副主席溫文介紹,近年來,我國老年健身活動有集體化、娛樂化、合理化和科學化的趨勢。

北京的吳女士介紹,為方便社區里的老年人鍛煉身體,街道辦特地開辟了免費的健身教室,每天安排各式各樣的健身項目,還有很多志愿者為老年人教學。有老師、有同學還有教室,老人們走出家門健身的積極性明顯提高。

近年來,中國老年人體育協會在各地組織氣排球、門球、健身操、柔力球和釣魚等多種交流活動,深受老年群體歡迎。“能夠明顯感受到老年人群體近些年參與的健身項目更加多樣了。”溫文建議,老年健身活動運動量不宜過大,應該側重對關節柔韌性的鍛煉,不建議老年群體嘗試“硬核”健身。“未來,隨著技術的進步,機器將會在運動時實時監測老年人的血壓、心率等指標,為老年人提供科學合理的健身建議。”

讓老年人以健康的身體狀態安享晚年,不僅關乎老年人的切身利益,更需要全社會聚力,為老年人創造良好的健身環境。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體育強國建設綱要》,綱要提出“促進重點人群體育活動開展。制定實施青少年、婦女、老年人、農民、職業人群、殘疾人等群體的體質健康干預計劃”“支持符合條件的鄉鎮(街道)和城鄉社區依法建立老年人體育協會”,從頂層設計為老年人體育健身環境規劃布局。

家門口養老

收到社區老年大學合唱隊的彩排消息,徐婆婆散著步,就往社區養老服務中心走去。“這里離家近,步行5分鐘就到,還有很多老伙伴陪我,每天開開心心,家里人也放心。”她說。

走進渝州路街道一社區養老服務中心,可以看到寬敞明亮的服務大廳擺著3張棋桌,每張桌子旁都有老年人在下棋。棋桌兩邊是休閑娛樂功能區和文化教育功能區。最里面是托養養護區,共設有26張床位,已全部住滿。

“和傳統養老院不同,由于家在附近,子女上下班路過也時常來看看。”社區負責人介紹,社區養老服務中心托養的老年人,多數都是附近的居民。他們不愿意離開常年生活的地方,也不愿意離子女太遠,社區養老便成為老人們的首選。

打牌下棋、研習書法、跳舞唱歌……在渝州路街道一社區養老服務中心,除了托養的老人,每天還有幾十位養老日托和社區的老人來此活動消遣。

老人可享受電腦教學、健康體檢、理發、手工培訓、按摩理療等無償服務,以及圖書借閱、陪聊、結對子幫扶等免費常態服務。支出一定費用后,可享受棋牌、護理、助浴、保潔等服務,鐘點工、干洗、送貨等上門服務費也較劃算。

渝州路街道一社區養老服務中心由社會力量興辦,采取民建公助的方式,由民營企業投資建設打造,可為步行距離在20分鐘以內的1.6萬名老年人服務。

在不遠的紅育坡社區,養老服務工作站還組織了專門的社工隊伍,保障老人生活。工作站配備專職社工2名,社區工作人員1名,服務人員1名,志愿者隊伍1支。

養老服務站的社工根據轄區戶籍登記擬定走訪名單,入戶探訪。有自主能力并會使用手機的老人可以通過微信或電話,隨時提出需求。對于臥床行動不便的老人,服務站社工會定時入戶看望。

有一次,社區里的胡老先生在家摔傷,住進醫院。子女因為工作繁忙無法時時在身旁照顧。胡老先生把情況向社工劉春柳說后,劉春柳便聯系社區養老中心,為胡老先生找了一名專業護工。

“我經常給小劉發微信,請她幫忙買菜、理發、取快遞,給小劉說一聲,她馬上就來。”胡老先生很滿意,“有時候自己都不好意思,就不發微信。結果,小劉主動找上門來,怕我一個人不安全。”

不久,更加智能的養老設備將在渝州路街道一社區和紅育坡社區養老項目中使用。到時候,先進的傳感器技術可以感知老年人生理與環境數據。老年人也可以通過微信小程序,直接預約居家養老服務,更加便利。

近年來,重慶啟動社區養老服務“千百工程”,到2020年將新增1000個社區養老服務站和100個市級示范社區養老服務中心。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