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東麗

下翟莊村

    發布時間:2019-07-08        

村情簡介:下翟莊村,曾用名翟家莊,“文革”時曾更名紅衛九隊。有323戶,885人,耕地面積730畝。位于無瑕街道辦事處西南3.2公里,海河北岸。東、北與李莊子接壤,西與小宋莊為鄰。2008年啟動拆遷工作,村民們統一搬遷到無瑕花園下翟莊村

秋霞里、麗霞里居住。

村名的由來

明太祖朱元璋死后,建文帝繼位,為了鞏固中央集權,采取“削藩”措施,燕王朱棣以入京誅奸為名,從北京進取南京,過河北、河南、山東、安徽等地,與政府軍反復拉鋸作戰,這就是著名的“靖難之役”。

戰亂期間,山西洪洞縣的百姓被迫外遷,被押解集合到一棵大槐樹下。移民中的翟家哥仨兒因為曾經留宿過建文帝的政府軍,害怕被發現后遭到處罰,為了保命,他們在調查登記信息前趁夜先行離開。一路上,兄弟三人過著提心吊膽、流離失所的生活。經過長途跋涉,他們來到天津。一日,哥仨兒途經一座破廟,準備在此過夜,最小的弟弟主動去周邊尋點柴火用以取暖。兩位哥哥左等右等,就是不見弟弟回來。他們出去找了大半夜,也未找到小弟弟的蹤影,哥倆兒為此十分自責。

小弟弟雖然丟了,但日子還要繼續過下去,哥倆兒繼續前行來到海河邊,所見之處是一塊塊的開洼地。這里有幾米高的貝殼堤,海產品隨地可見,到了晚上,螃蟹多的滿地爬。翟姓兄弟很是開心,決定在此定居。為了向同樣來到這里的其他人宣誓主權,他們約定跑馬占地,即選一匹好馬,讓它繞圈跑,憑其體力最遠能跑到哪兒,哪里就是翟家的地盤。就這樣,翟家兄弟占據的土地被稱為翟莊村,俗稱翟莊子。1983年,為避重名,翟莊村因位于海河下游而更名為“下翟莊村”。

哥倆兒在此處開發耕地,種上高粱和玉米,還造了小船,時不時地出渤海打魚,衣食無憂。他們寫信給家鄉的親人,又有一大批翟氏族人和其親戚黃氏族人來到這里。直到現在,翟莊村百分之七十的村民都姓翟和黃。

當初在大槐樹下集合時,押解的兵士往每個移民之人的小腳趾甲上都砍了一刀,翟氏兄弟也不例外。如今,翟氏后人一直遺傳著這個基因,即小腳趾正常的趾甲旁邊有一個小趾甲瓣,老人都說:“誰的小腳趾甲兩瓣瓣,誰就是大槐樹底下的孩兒。”

注:1996年版《東麗區志》載,下翟莊村為清雍正年間建村。

講述人:翟希貴,71歲    

整理人:聶文斐         

翟龍章與龍燈會

清末,翟莊村有一位響當當的大人物聞名海河下游十三莊,他就是人稱海上剿匪司令的翟龍章(約1894—1947年)。

當時世事不平,常有匪徒出沒,傷民傷財,百姓苦不堪言。翟龍章練得一身好武藝,水上功夫也十分了得,為人義氣豪爽,好打抱不平,便集結一批青壯年,組建了一支海上剿匪隊,翟龍章任司令。剿匪隊紀律嚴明,從不作惡,打擊匪徒惡勢力,救助良民。十三莊的百姓,凡是遇到難事,都說“找翟龍章!”自從有了海上剿匪隊,這一帶逐漸太平安定下來。

匪徒再不敢輕易興風作浪,剿匪隊的青年們閑暇時間變得無所事事。一日,翟龍章萌生一個想法,何不組建一支舞龍隊,一則這些年輕人有個事來做,二則可取悅鄉民,豐富生活。便召集青年們,說出此意,青年們聽罷無不叫好。于是,翟龍章出資,幾個人出力,舞龍隊風風火火地辦了起來。

辦成之日,請來遠近村莊的村民共賞,表演場地被圍得水泄不通。幾個青年人本就武藝高超,身手矯健,舞起龍來更力量盡顯,到處生風。只見一條金龍上下翻騰,四面飛舞,剛勁勇猛,時而騰空奪寶,盤旋仰嘯,時而倒地平舞,翻起千層浪花,氣勢磅礴,千變萬化,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叫好聲此起彼伏。表演作罷,鄉親們請翟龍章為舞龍隊起個好名,翟龍章想了想,“不如就叫祥云龍燈會”。大家紛紛拍手叫好。翟龍章又應村民之請,約定每年例行舉辦龍燈會表演,滿足百姓對龍燈會表演的喜愛與期待。

過了些年頭,大宋莊的土匪勢力死灰復燃,帶頭的叫作劉長林,據說與翟龍章結有宿怨。一日,劉長林委派奸細借走翟龍章家里的手槍、馬鞭等武器。當日深夜,帶著幾個心狠毒辣的手下趁黑摸進翟龍章家宅,找到翟龍章所睡的房間,破門而入,不等翟龍章大叫,將其一槍斃命。為斬草除根,又殺害翟家上下所有家丁。當時翟龍章的妻子正在娘家探親未歸,得以幸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惡霸劉長林最終被槍斃,大快人心。

雖然翟龍章已故,但是龍燈會的傳統被保留下來,直至今日,每年農歷正月依然例行出龍燈會。祥云龍燈會不僅在本地區開展活動,并多次應市、區邀請參加慶典活動,還曾代表天津農民參加全國舞龍比賽。2009年,龍燈會被列入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講述人:翟希貴,71歲    

整理人:李   蕓       

水戰日本兵

翟莊村附近有一個渡口,渡口邊有十來條船,船只不是很大,船夫也都是本村村民。凡是不上凍的時節,船夫們都以船為生,既打魚,也擺渡。以翟福林(約1898—1973年)為首,幾家船夫互相幫助,交情甚好。

20世紀30年代,日軍侵華,曾在翟莊村附近駐扎,侵擾鄉民。渡口的船夫辛辛苦苦打回的魚蝦經常被日軍搶劫一空。日軍還經常強逼船夫為其擺渡,村民們對其恨之入骨。

一日,幾個日本兵在翟福林家一邊烤魚吃,一邊喝酒,喝了半晌,喝得顛三倒四,便在翟家尋釁滋事,看到翟福林的妻子面容姣好,動了色心,動手動腳起來。翟福林火冒三丈,掄起斧頭便要砍,卻被日本兵一槍打傷手臂。附近幾家船夫聽到槍聲,紛紛趕來,日本兵看到人多勢眾,不敢再犯,推開翟福林的妻子,摔門而去。翟福林早就看不慣這群日本兵,今日又遇到這樣的事情,再也咽不下這口氣,召集來村里的船夫,謀劃報仇。

過了幾日,終于等來時機。幾個日本兵又要擺渡過河,翟福林選了幾個船夫與他一同前往。剛上船,幾個船夫便拿出簍里活蹦亂跳的鮮魚烤起來,沒一會魚香四溢,自顧自地在日本兵面前大嚼大咽。幾個日本兵看得眼饞,奪過剩下的幾條,吧唧吧唧吃了起來。小船繼續在河上平穩前行,河面風平浪靜。

到了河心,日本兵接二連三的肚子疼起來,原來剩下的幾條魚早被船夫提前下了藥。翟福林和幾個船夫光著黝黑的膀子,縱身一躍,都跳下水去。日本兵一邊捂著肚子嗷嗷直叫,一邊掏出手槍朝水里亂射。忽然,小船被翻個底朝天,幾個日本兵如餃子下鍋一般,紛紛落水,激起浪花。船夫們水下本領高超,拔出腰間的短刀,朝著日本兵一頓猛刺,幾個日本兵漸漸地沉了下去,血水滾將起來。一刻工夫,幾個日本兵全都命喪黃泉,沒有一條漏網之魚。繼而,河面又恢復平靜,好像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

翟福林和幾個船夫回到村子后,對此事只字不提,日軍對幾名士兵的失蹤一直不明原因。直到抗日勝利后,村民們才知道這幾個船夫的英勇之舉。

講述人:黃德富,81歲    

整理人:李   蕓         

下翟莊村的解放軍

1948年冬,正值12月份,下翟莊村迎來一批穿著厚皮靴,戴著大氈帽的軍人,他們背著厚重的行囊,反穿著毛皮大衣,手里端著長槍,十分精神。村民們沒見過這樣裝備的部隊,甚是恐懼,以為是國民黨又來搶東西。帶頭的忙向大家解釋說:“鄉親們別怕,我們是解放軍,是林彪司令員麾下的第四野戰部隊,剛從東北過來,是來解放天津的!”

村里幾個小青年很崇拜解放軍,一聽是林彪的部隊,馬上笑呵呵地往家里領。他們告訴其他村民:“解放軍是來打國民黨的,軍紀嚴明,愛民如子,絕不是國民黨那樣的強盜!”大家聽罷,十分高興,歡呼道:“以前總受國民黨兵的欺負,這下終于有來給我們出氣的了!”原來,在此之前,國民黨總是隔三岔五地來村民家搶東西、抓壯丁,弄得村里雞飛狗跳,大家都怨聲載道。

村里人多地少,每家每戶的房子并不大,為了給解放軍騰住處,大家有三間房的就會讓出兩間,有兩間房的則讓出一間,這讓戰士們十分感動。村民老黃只有一間房,為了能讓更多的解放軍睡好,他干脆跑到莊稼地里平時看田時休息的小屋中住。盡管如此,還是有一部分解放軍沒有房子睡,于是熱情的村民們給他們在村里的空地上鋪了稻草,供其休息。睡覺時,所有的解放軍都衣不解帶,槍不離手,以備隨時展開戰斗。

解放軍在翟莊村一住就是20多天,他們雖然住在村民家里,但絕不白吃白住。解放軍看著村民吃糠咽菜,將自己從東北帶來的高粱米分給大家吃,很多村民至今都記得那香噴噴的秫米飯的獨特香味。訓練之余,他們還幫村民澆水種地,燒水做飯,推磨干活,村民老翟悄悄地問解放軍:“你們這些當兵的咋還會干這個?國民黨兵從來不干。”“我們也是農民的兒子??!當兵前在家都干活的,現在住在您家里,怎么能不懂得報恩和感激呢!”解放軍回答道。

后來,解放軍隊伍出發攻打天津,不久,天津解放。村民以為再也見不到他們了,誰知沒過多久,之前那支隊伍又回來了。村民們歡呼雀躍,鳴鑼歡迎。解放軍這次來,是開訴苦會的?;岢〉乃嚦嗵ㄉ?,擺放著一個用蒼松翠柏的枝葉和紙花編織而成的祭奠花環?;ɑ廢鹿┓拋漚夥啪絞勘緩η資艫牧榕?。一幅“吐苦水憶起舊仇,表決心莫忘新恨”的挽聯垂掛在訴苦臺的兩旁,格外醒目?;岢〉乃鬧芴?ldquo;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有苦訴苦,有冤申冤,血債要用血來還”“天下窮人是一家”“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等標語口號。整個會場莊嚴肅穆。想起國民黨*派和地主、惡霸、還鄉團血腥殘暴的罪行,許多同志泣不成聲,悲痛欲絕,有的難過得幾天都吃不下飯。

上臺發言的戰士一個接一個,大家把藏在心中的苦水全部倒了出來,一名小戰士講道:“俺爹給地主干活,吃的都是豆腐渣,除了放羊,每天還要挑水種地,終于累倒??刪褪遣∽?,地主也逼他上山砍樹。他沒勁兒啊,一刀就砍在自己腿上,當場昏倒。鄉親們把他抬下山,他已經快咽氣了,餓得就想喝碗高粱面糊糊??杉抑形蘗肝廾?,俺娘去找地主借,地主婆說留著糧食喂狗還能看門,給快死的人吃沒用!娘回來爹就咽氣了,下葬連棺材都沒有……”他哭得嗓子都啞了,村民們見狀也都淚流滿面。

這之后,解放軍離開翟莊村南下。村民給他們蒸了餑餑,希望戰士們能夠吃飽有勁兒,早日解放全中國。

講述人:黃德富,81歲  

整理人:聶文斐         

援朝戰士劉寶貴

1949年,天津解放前夕,城中的國民黨軍已被重重包圍,可天津警備司令陳長捷始終不肯放棄蔣家王朝,猶作困獸之斗。為了不斷補充兵源與解放軍抗衡,他命手下在天津津郊農村四處抓壯丁充軍。自抗日戰爭時起,國民政府就開始擴軍制,按照保甲制度調查戶籍、人口,然后把年滿18歲至45歲的兵役適齡男子全部登記在冊。每年由保長采用抽簽的辦法,決定誰去當兵。抽簽的原則是“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獨子免征”,這一年,翟莊村的老劉家就必須選出一個人去充軍。

20歲的劉寶貴(1929年生)是老劉家最小的兒子,父母、哥哥平時都很照顧他,重活累活不舍得讓他干,有什么好東西也都留給他吃,新衣服也是先給他做,是所有人的掌中寶。征兵令下來的這一天,劉家人都愁眉苦臉,徹夜未眠。作為父親的劉老頭想犧牲自己,可他年事已高,不符合征兵年齡的要求;作為哥哥的大兒子想保全弟弟,可他剛剛成家,新媳婦舍不得他走,哭了一夜,二人難舍難分。

劉寶貴見狀,自告奮勇道:“讓我去吧!你們照顧了我20年,也該是我回報你們的時候了!”父母與哥哥原本還擔心劉寶貴吃不了苦,誰知他竟然主動提出要為這個家庭分憂,這讓大伙兒甚是感動。于是,媽媽和嫂子馬上和面,給他蒸了滿滿一鍋窩頭,還把家里最厚實的衣服拿出來塞進劉寶貴的行囊。就這樣,劉寶貴踏上了開往北平投奔傅作義軍隊的火車。

誰知,火車剛剛啟動,就被解放軍的隊伍攔下,國民黨兵見對方人多勢眾,紛紛繳械投降。劉寶貴沒見過解放軍,還以為他們和國民黨一樣是兇神惡煞,可解放軍不但沒有折磨他們這些新兵,還給他們選擇的權力:要么加入解放軍吃軍糧,要么領著路費回鄉。劉寶貴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參加解放軍隊伍。

不久之后,天津解放,傅作義也同意和談,劉寶貴剛加入解放軍不久就迎來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砂捕ǖ娜兆用還嗑?,朝鮮戰爭爆發,劉寶貴和戰友們跨過鴨綠江,越過國境線,幫助朝鮮人民抵御美軍的強烈攻擊。作為一名通信兵,他無數次地穿梭在戰場的硝煙之中鋪架電話線,以保證陣地指揮員準確按時地向坑道部隊傳達戰斗命令。面對美軍投放的生化武器,劉寶貴必須帶著厚厚的防毒面具,視野的縮小更給他的工作帶來難度。

一日,美軍的連續炮轟炸斷了山后的電話線,指揮部與坑道部隊失去聯絡,情況十分緊急,猛烈的炮火封鎖了修補電話線的道路,幾次三番,劉寶貴都無法突破重圍。眼見一天過去,敵人開始逼近指揮部,必須迅速轉移。為了給坑道部隊傳遞消息,劉寶貴只身向坑道所在地匍匐前進。無情的炮彈一次次在他身側炸開,周圍的山嶺早已化作片片焦土,劉寶貴忘記了疼痛與危險,一步步向目的地靠近。

終于,經過一晝夜的前行,他看到了坑道的入口,興奮至極??傻彼ざ贗溲?,剛想和里面的戰友打招呼時,一枚炮彈在他身后幾米處炸開,爆裂的彈片進入他的身體。“指揮部已經轉移……坑道部隊做好東移準備……”劉寶貴忍著疼痛,聲嘶力竭地朝戰友吶喊,之后便無力地暈了過去。等他再次醒來時,已經在回國的火車上了。

后來,劉寶貴才得知,正是因為他冒死傳遞消息,坑道部隊才得以保全。當時敵人已經掌握了部隊的位置和戰略計劃,正準備發動偷襲,如若沒有接到轉移的消息,整個部隊便要死于炮火的轟炸之下。

傷好后,劉寶貴成了二級殘廢,但憑借過硬的通信兵技能,復員后成為一名電工。直到這時,年近40歲的他才結婚生子??閃醣蟛⒉緩蠡冢?ldquo;我用自己的青春為祖國和家庭爭得了榮耀,值得!”

講述人:黃德富,81歲  

整理人:聶文斐               

偷藝辦廠的翟巨林

翟巨林(1915—1982年)是翟莊村人,解放前住在天津市區,在市區創建了自己的橡膠制品廠,抗美援朝時期拉大炮的炮車輪胎就曾使用翟巨林廠子的產品。關于翟巨林辦廠的淵源還有一個極為傳奇的故事。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日本人曾在天津開辦橡膠廠,雖然本土也有橡膠廠,但質量明顯無法和日本廠產品相比。日本橡膠廠基本上壟斷了橡膠制品行業,價格奇高,中國采購商苦不堪言,但又別無選擇。翟巨林一直想投身橡膠制品行業,振興民族企業。為得到橡膠產品的優良配方,翟巨林多次與日本廠商會面,希望能夠合作學習,但都被嘲笑拒絕。

一日,翟巨林又在日本橡膠廠附近溜達,低頭苦思冥想對策,一抬頭,忽然發現廠房上方有濃濃的煙氣冒出。“那是什么?”翟巨林索性順著廠房的排水管道,一點點爬了上去,煙氣一下子充斥了眼睛鼻子,他一邊咳嗽一邊流眼淚。過了一會,定睛一看,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這個冒煙處是廠房的天窗,天窗下方恰好能看到工人制作橡膠的全過程,翟巨林喜上心頭。

第二日天還未亮,翟巨林便來到廠房附近,如昨天一樣爬到廠房的天窗,從口袋里拿出本子,等工廠一開工,就聚精會神地一邊觀察一邊記錄,有哪幾種藥品,各是多少劑量,順序是怎么樣的……全都記錄下來,回到家里一邊摸索一邊實驗。此后數日如此,盡管眼睛被熏得生疼,翟巨林依然如故。

有一日,廠房的工人隱隱在煙氣中發現天窗處似乎有人,便大聲喊叫。翟巨林立刻趴下身子,在暗中偷偷觀察下面的人。當夜廠房負責人安排了幾個工人輪流值班,觀察天窗情況。翟巨林不能下來,在天窗上面整整待了一天一夜。第二日,幾個工人偷懶不想熬夜值班巡查,報告說可能是看花了眼,于是作罷。翟巨林這才伺機爬下來,回到家后整個人都虛脫了。

經過長期的試驗,翟巨林終于研制成功,橡膠廠順利興辦起來。日本橡膠廠再也無法在天津市場橫行獨霸。

20世紀60年代的“四清”運動,50多歲的翟巨林被定性為資本家,送回原籍,回到翟莊村。翟莊村人多地少,經濟落后,翟巨林回到村里感到十分心痛,向組織提議建橡膠廠,自己可以無私奉獻橡膠工藝技術和經驗。于是村里委派翟巨林做工程師,于1963年建立天津市橡膠制品一廠。

起初,村民們不相信廠子能夠讓大家富裕起來,沒人敢棄農務工,守著自家的土地拮據過活。但當年廠子的產值立刻給了大家信心,第二年村民紛紛報名進廠。60年代,廠子年產值已達40萬元,大大提高了翟莊村村民收入,在全鄉也是屈指可數,村民們都說“我們是吃的翟巨林的飯”。80年代,其他地區紛紛效仿建橡膠廠,請翟巨林去做技術指導,他也毫無保留。90年代,廠子由集體合作改為個人承包,一直到2008年村子拆遷前,橡膠廠一直順利運營。

講述人:翟希貴,71歲  

整理人:李   蕓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