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東麗

蘇莊村

    發布時間:2019-08-08        

村情簡介:蘇莊村,清順治年間建村,曾用名蘇家莊,俗稱蘇莊子,“文革”時曾更名紅衛二大隊。1996年有586戶,1894人,占地面積919畝。位于津塘公路十號橋南5公里,海河北岸,東與塘沽區接壤,西與大楊莊村相鄰,南與葛沽鎮隔河相望,北有津塘公路,東北與北大道接壤,西至大楊莊村界。2007年,蘇莊村拆遷,整體撤村前有796戶,2189人,土地面積為1033.6畝(包括宅基地),村地界外新地(空港)面積為630.28畝。2011年12月底全村搬遷至無瑕街春霞里小區居住。

村名的由來

海河南岸葛沽有一蘇姓財主來到海河北岸開荒種地,同時以塘沽的三川橋堤壩為起點,向北挖掘出一條寬約13米、長約6公里的引水渠,直抵今京山鐵路前。引水渠既可灌溉田地,又可行船運輸,因此許多來自山東、河北的逃荒者到這里落腳安家,休養生息,人丁逐漸興旺,形成幾個自然村落,其中一個就是清順治年間形成的“蘇莊村”,村名即因蘇姓占地而得名。現在本村無蘇姓,張姓人口占一半有余?! ?/p>

講述人:張嘉玉,74歲                                                           

整理人:李   蕓     

媽 祖 古 廟

蘇莊村臨近海河,除了種植蔬菜和糧食,村民還常常進渤海打魚,每次出海,一待就是好幾天。為保佑漁民平安歸來,清朝咸豐二年(1852年),村民修建媽祖廟,請來海神娘娘。同時,與媽祖一起接受供奉的還有送子娘娘和云霄娘娘。每年正月十六,村民都要舉辦隆重的接駕活動。

1939年的農歷七月初四晚,蘇莊村鬧大水,洶涌猛烈的洪水沖倒了廟房。待洪水退去,村民馬上集資重新蓋廟。廟宇修好后,人們一直十分小心的清掃和?;に?,每年接駕儀式時都會燒香磕頭后念誦護海神媽祖普照:大慈大悲,逢兇化吉,風調雨順,遇難成祥,一順百順,買賣興隆,一網兩載,順風相送。

因對媽祖的信仰,蘇莊村拆遷后于2009年建了新廟。廟門的對聯寫著:天道圣母興邦布澤慈心重,后佑黎元臨河蒞海惡浪平。至今,村民還會在春節期間舉辦盛大的廟會。

講述人:王克儉,85歲                                                                

張嘉玉,74歲

整理人:聶文斐       

蘇 莊 寶 輦

每年正月初二到十六,是蘇莊村一年一度最熱鬧的廟會時節。海河下游十三莊都聚集到蘇莊村,掛號換帖,按順序進行表演。門幡會、法鼓會在前開道,后面緊跟著高蹺、舞獅、龍燈、旱船、吹會、小車會等十多道花會,氣勢龐大,熱鬧非凡。蘇莊村尤其以寶輦、清音法鼓聞名鄉里,乃至全國。

蘇莊村寶輦始建于清朝嘉慶十三年(1812年),第一代寶輦構造簡單,是將八仙桌和佛龕合在一起建成的直腿鳳輦。輦中供奉的是云霄娘娘(又稱二奶奶),每年正月十六到其他村莊接駕碧霄、瓊霄另外兩位娘娘,三姐妹相見后,再各自回村。到光緒年間寶輦更新過一次,但在“文革”時期被紅衛兵破壞燒毀。

第二代寶輦是清道光七年(1827年)從葛沽東茶棚購置的,每年接駕時,會長口念全村戶主姓名,依次給娘娘燒香磕頭。在區委、區政府的支持和村民的強烈愿望下,1986年寶輦第三次重新塑造成功。這第三代寶輦主要是由村民集資而建。

寶輦是娘娘出巡時乘坐的彩轎,每逢出會,經過一系列祭拜后,請出娘娘坐在寶輦正中的神龕。寶輦出會進行表演,俗稱“跑輦”。寶輦的底座四面繪有:二龍戲珠、竹林三鶴、八仙過海、丹鳳朝陽等圖案。輦高4米,重500公斤,輦頂有八個龍頭,龍嘴下掛有八個嘴角子燈,配有金絲穗子。寶輦配有56盞燈(以前是49盞)象征56個民族,都是采用特別的膠紙,燈內燃有蠟燭。配有6米長的輦桿,輦桿前有龍頭,后有龍尾,配置四根抬杠,由八人抬輦。八個身穿清朝服飾的青壯年抬起寶輦穩步前走,還要跑八字,跑圓圈,跑蛇形,做各式動作。

抬輦人要求步伐一致,快慢平穩,56個燈不顛不顫,蠟燭不滅,非常壯觀,頗有莊嚴神圣之感。大型的跑輦活動表演人數眾多,包括:彩旗6人,法鼓20人,座圖1人,叉子燈1人,杏黃旗2人,四面牌4人,銅鑼2人,手旗4人,鑾駕16人,駕前傘1人,抬輦8人,把尺2人,輦凳子4人,高凳1人,挑桿2人,會長1人,指揮1人,文書1人,聲勢浩大。蘇莊村的村民經常用跑輦來慶祝豐收,求安祈福。

寶輦表演隊伍到過許多村莊,受到各地群眾的歡迎,曾多次參加天津市文藝演出,并多次受到市、區表彰。目前寶輦已成功申請為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

寶輦圣會,長久不衰,后繼有人,代代相傳,至今已有五代傳人,分別為:

創始人:張   保

寶輦第一代會長:張義堂  張義相      法鼓藝人:張義仙  張義廷

寶輦第二代會長:張玉鎮  張志其      法鼓藝人:張義全  鄭鳳廷

寶輦第三代會長:張松林  王建海      法鼓藝人:張松林  王建海

寶輦第四代會長:王克儉  張嘉玉      法鼓藝人:張維金  張鳳合

寶輦第五代會長:王華卿  張洪福

 

講述人:王克儉,85歲                                                                  

張嘉玉,74歲

整理人:李   蕓         

清 音 法 鼓

蘇莊村和寶輦一樣聞名的還有清音法鼓。清音法鼓建于道光年間,“文革”時期被當作四舊燒毀,1986年重建。鼓架與八仙桌相似,鼓掛在中央,四條木質弓腿雕刻虎爪,法鼓上方四周設有玻璃護屏,瓶中燃八根蠟燭,四角設有十字架小龍頭,上掛響鑼四個。清音法鼓在表演中奏歌譜20余套,節奏強烈,氣勢磅礴,人們稱贊有加:清音聞名傳津城,擊鼓葛金留示威?;⑼妨誶旆崮?,法鼓雅韻震乾坤。

講述人:王克儉,85歲                                                            

張嘉玉,74歲

整理人:李   蕓       

百 年 渡 口

蘇莊渡口位于村子南側,海河岸邊,已有近400年的歷史。清朝時期,為了海河南北兩岸往來方便,在蘇莊村附近修建此渡口,這一工程也為蘇莊村村民提供了擺渡人的職業。擺渡人終日在海河上漂流,最初撐得是能裝七八人的小木船。木船雖然又小又簡陋,卻承載了很多溫情的故事,在戰爭時期發揮了重要作用。

抗日戰爭時期,天津淪陷后,共產黨領導人民頑強、機智地戰斗,在周邊農村建立屬于晉察冀抗日根據地的冀東、冀中軍區和屬于山東抗日根據地的渤海軍區,從北、西、南三面包圍日本盤踞下的天津,實現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思想。1942年,冀中根據地建立津浦支隊,后改為津南支隊,在天津南面積極開展伏擊活動。

一日,津南支隊的一支小分隊從葛沽出發,想趁著夜色悄悄潛入蘇莊村打探敵情,恰巧碰上正準備收工回蘇莊的擺渡人老張。得知八路軍的目的后,他特意先劃船回家,找了幾身平日里常穿的衣裳給他們換上,以備逃過日軍檢查。老張邊劃船邊與八路軍攀談,他發現,這些戰士年齡都不大,很多人都沒結婚,他們深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小小年紀就參加了共產黨,發誓要將侵略者趕出家鄉和祖國后再成家立業。這種精神令老張深深敬佩,他打趣地對小伙子們說等天津抗戰勝利,給他們介紹蘇莊村的漂亮姑娘當媳婦。

上岸后,把守村子的日本士兵要對過往人員進行檢查。老張連說帶比畫:“這是我在葛沽的幾個侄子,是來投奔我的。都是良民!”語罷,又笑嘻嘻地從魚簍里拿出幾條魚,送給鬼子。“天這么冷,烤點魚吃取取暖!”老張借此轉移日本人的注意力。士兵餓了一天,新鮮的魚立馬喚醒了他們肚子里的饞蟲,便放八路軍進了村。

八路軍在蘇莊住了好幾天,摸清了附近13個村的地形。他們在關鍵位置做下記號,以便之后給大部隊以提醒,還悄悄地挖了地道和戰壕。而后的一段時間里,越來越多的八路軍走水路潛入此地與軍糧城,老張的一艘小船根本運不過來。他又動員蘇莊其他的擺渡人前來幫忙:“八路軍要反攻啦,需要我們的幫助!我們的好日子要來了,再也不用把糧食交給鬼子,可以放心地吃稻米了!”村民聽罷響應他的號召,都放下家里的活兒,不分晝夜地運送著一批又一批的戰士。終于,天津抗戰勝利,蘇莊的擺渡人都歡呼雀躍。在日軍投降后的幾天里,他們免費渡客人過河,以示慶祝。

1966年,電影《大浪淘沙》在蘇莊渡口取景,村民看著擺渡人運送八路軍的場景,仿佛又回到那個戰火紛飛、軍民一心的抗戰年代。現今,蘇莊渡口的船只已發展成長12.5米、寬5.5米的大型輪渡,可以裝載汽車到達對岸,木船時代已經成為歷史。

講述人:張志林,86歲      

劉寶元,85歲

整理人:聶文斐       

戰斗英雄張玉元

89歲的村民張玉元擁有3枚戰斗勛章,這可是他的寶貝,每天都要拿出來擦拭許久,不肯輕易放下。村里的年輕人有時和他開玩笑,問花多少錢可以買走這些勛章,他總是一本正經地說:“這是我用生命換來的榮譽,千金不賣!”

張玉元十幾歲時報名參加了國民革命軍,后被編入閻錫山部隊。1945年夏,參加了反擊日本侵略軍第五師的戰役。為迎擊沿平綏路西進之敵,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作了部署,擬在大同以東的聚樂堡地區組織大同會戰,命令國民革命軍第61軍在天鎮、陽高布防,拒止西進之敵。

張玉元就在參加大同天鎮戰役的隊伍里。日軍進攻時為探明虛實,先派了10人的小隊人馬在東城門外襲擾,被張玉元和戰友組成的偵察小組全部殲滅。于是,敵軍改變戰術,先派飛機進行轟炸,然后在重炮和毒氣彈的掩護下,派坦克和裝甲車輪番沖擊。幾番進攻之后,守軍有些抵抗不住,張玉元見狀帶頭唱起了鼓舞士氣的歌曲,戰友們瞬間斗志昂揚,一舉擊退日軍。

日軍的進攻持續了三天三夜,陣前遺尸無數。十里邊城,煙火遮天蔽日,喊殺聲、槍炮聲、飛機轟鳴聲日夜不絕。眼看進攻不能奏效,日軍開始繞過天鎮進攻陽高。大家本來感覺勝利就要來了,可不幸的是,陽高失守,日軍又轉回來繼續圍攻天鎮。后路被截,軍長李服膺下令退出天鎮。命令一到,已殺紅眼的張玉元等士兵們頓足捶胸,不愿棄城后撤,失聲痛哭,但軍令如山,他們只能含恨撤退,并將平綏路各橋梁全部炸毀。張玉元深感國民黨上級指揮不力,但軍人的天性就是服從命令,他一直帶著飽滿的戰斗熱情堅持到最后,等到了日本投降的那一天。

解放戰爭期間,張玉元放棄國民黨的黑暗統治,加入解放軍隊伍,參加了解放華北與西北的戰斗,因對國民黨隊伍的了解,他成功說服了不少國民黨士兵投向光明。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后,張玉元先后參加了解放太原、大同、青海、蘭州、甘肅等戰役。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張玉元一直沒停下保家衛國的腳步,1951年赴朝鮮戰場,此時的他已經近24歲,村里的同齡人早已結婚生子,而他卻還是光棍一個,忙于戰斗而忽略了個人問題。在上甘嶺戰役中,美軍調集兵力6萬余人,大炮300余門,坦克170多輛,出動飛機3000多架次,對志愿軍兩個連約3.7平方公里的陣地,傾瀉炮彈190余萬發,炸彈5000余枚。戰斗激烈程度為前所罕見,特別是炮兵火力密度,已超過第二次大戰最高水平。久經戰場的張玉元哪里會怕這些,他帶領戰友們依托坑道頑強抵抗,克服缺糧、缺水、缺彈等嚴重困難,堅持作戰,打破圍攻,守住了陣地。

一次,在給坑道部隊運送物資時,張玉元被炸傷,一想到坑道里的戰友沒吃沒喝,他強忍著疼痛,捂住傷口,一直堅持到坑道內??擁覽錈揮芯憑捅鏈?,戰友們不忍見張玉元傷口發炎死去,沖出包圍將他送回后方,送上回國療傷的火車?;毓歡嗑?,張玉元在醫院里聽到了戰爭勝利的消息,激動得流下了眼淚。

傷好后,擔任班長的張玉元退伍轉業,家人給他說上了媳婦。雖然轉業成為工人,但他一輩子也忘不了硝煙滾滾的戰場,因為那里,是他揮灑青春熱血的地方。

講述人:趙洪祥,82歲      

鄭富貴,76歲  

整理人:聶文斐      

守衛邊疆的高原戰士

中印邊界問題由來已久,中國政府和邊防部隊一直堅持和平談判解決中印邊界問題的一貫立場,對印軍不斷入侵挑釁和蠶食祖國領土的行徑,始終保持最大的克制和忍耐,采取一系列避免武裝沖突的措施。但印度并不領情,不斷挑起邊界糾紛,尼赫魯政府大肆反華,瘋狂挑釁,調兵遣將,集結部隊,完全堵塞了和平談判的一切渠道。對此,中共中央及時做出決定:為了打擊印度*派的囂張氣焰,保衛祖國邊疆的安全,創造中印邊界問題談判解決的條件,決定對入侵印軍進行反擊。

西藏、新疆邊防部隊接到中央軍委反擊作戰的命令后,迅速部署兵力,進行緊張的戰前準備,迎擊印軍大規模進攻。張國華時任西藏軍區司令員,擲地有聲地立下誓言:不解放西藏,絕不結婚。蘇莊村自愿報名參加反擊戰的村民張樹仁(1941年2月—2004年2月)正是在張國華指揮下的西藏邊防部隊中的一員。張樹仁,1960年入伍到7902部隊247分隊。

1962年10月20日,自衛反擊戰正式打響。此次參加作戰的印度陸軍原是英國殖民地軍隊,參加過二戰,在北非、南歐、東南亞諸戰場作過戰,自吹噓為“打遍歐、亞的勁旅”,第四師號稱“王牌部隊”,是“印軍編制、裝備、訓練的試點部隊”,受過專門山地戰訓練。印軍不斷包圍中國軍隊巡邏小組,伏擊運輸人員,射擊軍隊哨所。

一次,張樹仁在藏區巡邏執勤,忽然被身后突然冒出來的十幾個印度兵包圍。印度兵看到張樹仁孤身一人,沒有威脅,便圍著他用長槍挑釁大笑,也不開槍。張樹仁提高警惕,趁著幾個印度兵放松戒備時,從人群縫隙中竄了出去,印度兵緊隨其后猛追。危在旦夕之時,張樹仁看到幾戶藏族人家,便逃了進去。藏民看到張樹仁,一邊嘰哩呱啦大叫,一邊拉著張樹仁跑到里屋,打開儲糧的大箱子,把張樹仁關了進去。印度兵緊隨其后進入藏民家里,到處亂搜亂刺,正要打開箱子時,藏民拿出來一壇好酒,一大盤牦牛肉,幾個印度兵奪過來便吃,走的時候又順手拿走許多,早忘了抓張樹仁一事。多虧藏民的掩護,張樹仁撿回一條命。

此次自衛反擊戰作戰環境十分惡劣,地處喀喇昆侖山和喜馬拉雅山地區,地勢險峻,氣候惡劣,交通不便,人煙稀少,經濟落后。東段作戰地區,山高谷窄,路險林密,氣候多變。西段作戰地區,平均海拔4500米,主要山峰在6000米以上,地表裸露,終年積雪,嚴重缺氧,氣候酷寒。這些惡劣的自然條件和地理環境,嚴重影響著軍隊作戰行動。司令員張國華下令:只能打好,不能打壞;只許前進,不許后退。與張樹仁一同作戰的戰友多次發生頭痛、惡心等高原反應,張樹仁總是主動幫他們背包扛槍,盡管他自己也常常一邊行軍一邊嘔吐。中國部隊穿密林,攀懸崖,涉急流,不畏艱難,吃苦耐勞,互相掩護,交錯前進,英勇作戰。在一次塹壕戰斗中,張樹仁腰部、腿部不幸中槍,但好在于性命無礙,至今在張樹仁身上還能很清晰地看到這些傷疤。

1962年11月21日,自衛反擊戰基本結束,迎來了和平的曙光。1969年8月28日,時任排長的張樹仁退伍轉業。像張樹仁一樣千千萬萬的中國邊防部隊戰士為保衛祖國邊疆,拋頭顱灑熱血,為國家做出了貢獻。

講述人:王克儉,85歲      

鄭富貴,76歲    

整理人:李   蕓         

赤腳醫生張鳳強

今年69歲的張鳳強(1947年生),是蘇莊村無人不知的赤腳醫生。十幾歲時,他在天津衛校進修。18歲回到蘇莊村開始赤腳醫生的生涯,這一做就是50年。

張鳳強中西兼治,臨床經驗豐富,天津市區很多著名醫院的醫師也都十分敬重他。村民凡是有個頭疼腦熱的,都會來找他。要是病人不方便出行,張鳳強便背著木質藥箱上門看病,也不收出診費。無論白天黑夜,刮風下雨,只要村民需要,張鳳強總是及時出現,從不推辭。

一日深夜,張鳳強家的大門忽然咚咚咚響起來。張鳳強趕忙起身開門,原來是村里王大爺心臟病突發,十分危急。他二話不說,背起藥箱就要出門。這時妻子從屋里走出來說:“鳳強,你的燒還沒退。”他沒顧上接茬,披著外套就匆匆出了門。等王大爺病情穩定下來,張鳳強才昏昏沉沉地回了家。

張鳳強一直都按照國家標準收費,絕不多收一分錢。許多在大醫院看病治療花幾百塊錢的,在他這里幾十塊錢就治好了。村里的孤寡老人、貧困人家來看病,實在沒錢付醫藥費只能欠著,張鳳強總是擺擺手,“算了吧,幾個錢,好了就好”。

1976年,張鳳強加入了中國共產黨。80年代,大家推選他當村長,結果才做了不到一年,他便主動提出讓位。原來,在做村長期間,張鳳強依然每天背著藥箱上班,凡是遇到村民生病的,背著藥箱就去,根本無暇顧及村長的事務。

張鳳強的口碑遠揚,附近大楊莊、小宋莊以及較遠的貫莊、張貴莊等許多村民都特地跑來蘇莊村找他看病。因為年紀越來越大,而且家中還有九十多歲高齡的老父親,張鳳強現在已經不再經營診所,但是他依然免費義診,造福鄉里。

講述人:趙洪祥,82歲      

張嘉玉,74歲  

整理人:李   蕓    

殘疾人企業家張忠和

張忠和(1962年生)雖是村里的殘疾人,卻是一個擁有近千萬資產的企業家。說起他的人生經歷,村里人都唏噓不已。

張忠和幼時患有小兒麻痹癥,行動不便,只讓哥哥背著上了幾天學,就輟學在家??傷⑽匆虼俗員┳云?,而是把哥哥當成老師,每天放學后都纏著哥哥給自己講課堂上學到的知識,天長日久,也認識了不少字,還對讀書看報產生濃厚的興趣。

20世紀80年代初,改革開放的春風刮遍大江南北,張忠和已經成年,他不想整日賦閑在家,成為親人的拖累,與父母兄弟商量后在村里辦起小賣部。他開的小賣部是蘇莊村第一家代銷點,很受村里人歡迎。小賣部的生意被張忠和安排得井井有條,他坐在輪椅上就可以完成整理貨物、記賬、銷售等程序,幾年下來,賺了不少錢,這激發了他創業的熱情,立志要做出更大的事業。

村北有一塊荒地,村集體打算把它挖成魚塘對外承包,村民以前都出海捕魚,很少有人想自己飼養。張忠和知道后,第一時間找到村干部簽訂合同,承包了魚塘。因為行動不便,他雇了幾名工人飼養魚苗,管理魚塘,可魚兒總會不時地生病,而且村民很多都吃海魚,所以利潤一直不容樂觀。這時,張忠和開始進行反思,他覺得要想賺錢,就得知道市場最需要什么。恰逢豬肉價格猛漲,豬肉供不應求,于是他在村里辦起了養豬場,他養的豬吃的都是天然飼料,收豬的廠家都很喜歡,效益很好。

2007年,蘇莊村整體拆遷,魚塘和養豬場被迫關閉,可張忠和并未因此沮喪,反而從中看到了商機。他投資中標天津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公司的土方工程,買下各村拆遷時挖出的土,又租了很多機械設備,雇了一批工人,按期完成墊土。這個工程使他大賺一筆。這時,他又看上天津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公司上萬名工人這個消費群體,在與當地政府和企業協商過后,在廠房旁邊蓋起一個綜合市場,進駐22家店鋪,經營蔬菜、水果、快餐、生活用品等各類商品,客流不斷。

張忠和雖為殘疾人,卻從來沒有拿過國家一分救濟金,他之所以創業,就是不想成為國家與家人的累贅。張忠和致富后,并沒有忘記村民,誰家有困難缺錢,他都會豪爽痛快地借給大家急用。他還出資搞花會寶輦,為整個村子祈求平安。經人介紹,張忠和迎娶了一位漂亮賢惠的姑娘,現在,他早已成家立業,成為兩個孩子的父親。

講述人:趙洪祥,82歲      

張嘉玉,74歲  

整理人:聶文斐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