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東麗

大宋莊村

    發布時間:2019-08-28        

村情簡介:大宋莊村,曾用名宋家莊,俗稱大宋村,“文革”時曾更名紅心村。有692戶,2080人,除漢族外,有回族200人,耕地面積750畝。位于街道辦事處西南3公里,海河東北岸。東、南與小宋莊接壤,北至連村路。2008年,根據區政府規劃,村民搬遷至無瑕花園春霞里、麗霞里、麗水公寓居住。

村名的由來

燕王朱棣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四子,領重兵鎮守大都(今北京)。朱元璋長子朱標早逝,朱元璋死后,其皇太孫(朱標的大兒子)朱允炆繼皇帝位,年號建文。建文帝即位后,與侍臣密謀削藩之策,企圖改封朱棣于南昌。燕王朱棣本就對朱允炆繼承皇位不滿,便以“誅奸臣,清君側”為借口,起兵反抗。這就是著名的“燕王掃北”。此役之后,廣大北方地區一片荒蕪,經濟蕭條,很多村子幾乎沒有了人煙。為了填充山東、河北等地的人口,明成祖強迫山西等相對富庶之地的百姓向外遷移,并在山西洪洞縣設立了一個移民機關,專門辦理移民事宜。具體辦事地點,在一棵老槐樹下。

永樂年間,來自山西洪洞的宋氏兩兄弟被迫離鄉。晚秋時節,槐葉凋落,老鴉窩顯得十分醒目。兄弟倆臨行之時,依依不舍地凝望著高大的古槐,棲息在樹杈間的烏鴉不斷地發出聲聲哀鳴,更令別離故土的兩人潸然淚下。兄弟倆一步一回首,最后只能看見大槐樹上的鳥窩。為此,大槐樹和老鴉窩就成為移民惜別家鄉的標志。山西移民流傳下這樣一句話:“問我祖先何處來,山西洪洞大槐樹。祖先故里叫什么,大槐樹下老鴉窩。”

宋氏兩兄弟一路來到海河邊,這里蘆葦遍地,四處都是坑塘洼淀,有很多海產品,魚蝦豐美,水鳥也成群的聚居于此,一派和諧景象。兩兄弟覺得此處土地面積廣闊,水草豐茂,適宜居住,便在此定居下來。二人中,長兄居住在西面,二弟居住在東面,并以宋姓立村,叫作宋莊村。時年尤氏家族也來到此處,選擇地勢最高的位置修建房屋,居住地稱為尤家胡同。1939年發洪水,只有尤家沒有被淹,村民們紛紛跑到尤家胡同躲避洪水。

清光緒年間以后,隨著宋莊村人口不斷增多,最初兩兄弟中大哥的一支成為大宋莊村,二弟的一支成為小宋莊村。大宋莊村姓氏眾多,以宋、翟、唐、韓四大家族為主,其他還有尤、傅、張、劉等20多個姓氏。宋氏家族族譜至今已經傳至第二十世。經過一代又一代村民的辛苦耕作,大宋莊村已從原來的鹽堿地成為魚米之鄉。人們既種植水稻,又出海打魚,這種狀況一支維持到2008年拆遷之前。

注:1996年版《東麗區志》載,大宋莊村明萬歷年間建村。

講述人:魏士春,73歲      

整理人:聶文斐               

娘  娘  廟

大宋村有一座娘娘廟,廟宇坐北朝南,臨近海河。明末清初,兵荒馬亂,土匪橫行,洪水地震時有發生,加之大宋村緊鄰海河,沿邊是灘涂之地,為保佑鄉民安居樂業,消災避難,永葆鄉民平安,為漁民護航救難,鄉民聚集各方財力出資建造了這座娘娘廟。清末民初,村民王永祥又出重資重修廟宇。

娘娘廟山門中間供奉的是彌勒佛,右邊供奉的是持國天王和增長天王,左邊供奉的是廣目天王和多聞天王。前殿中間供奉碧霞元君、云霄娘娘、瓊霄娘娘等。后殿中間供奉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右邊供奉小神、龍王、護法神,左邊供奉財神、藥王、柳仙。

廟里的觀世音菩薩與其他地方有一點不同,其他地方的觀世音菩薩端坐在蓮花寶座之上,而此地的觀世音騎在犼上。犼生性兇猛,四肢強健有力,全身透著一股震撼人心的豪氣和霸氣。

娘娘廟山門外有棵旗桿,是典型的北方佛教兩道寺廟布局,旗桿處可以拴船。因為海河歷次大洪水,水流“沖南淤北”,至今南淤近千米有余,形成了千畝河灘地。

娘娘廟每年有三次大型活動,分別是:正月十六日,俗稱“接駕日”(娘娘出巡歸來);農歷四月十六日,是當地約定俗成的廟會日;農歷六月十九日,是后期新增的遷建紀念日。

每逢廟會,各會會頭選出總會主持人,由主持人進行擺會,然后各會依次面向廟的方向給諸神上香叩頭行禮。事后打場子表演節目,客商云集,人聲鼎沸,熱鬧非凡。周邊十幾個村子的村民前來趕廟會,北邊的赤土、山嶺子、軍糧城等村民乘馬車前來,東邊北塘村等沿河村民乘船到此,燒香許愿,前夜夜間就會有許多人在廟外等候,香火旺盛。

20世紀50年代,大宋村已有花會隊伍,包括法鼓會(代表人物有孫寶祥)、旱船會(代表人物有張寶林、宋殿英)、花棍會(代表人物有翟家祥)、秧歌會(代表人物有劉金春)、吹會(代表人物有高會起、宋鳳云)。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大宋莊又成立了業余劇團(代表人物有韓云峰、寧千修、翟家珍、宋殿寶等)。

娘娘廟另有廟產耕地,廟內主持僧人把耕地租給村民耕種,收取租金。廟宇東北面有一個圓坑,寺廟僧人、鄉民都來此取水飲用。后來,馮玉祥部下又在廟前另挖了一個大水坑,儲水供人畜用。

娘娘廟于1951年被拆去前殿,1970年又被拆去后殿擴建為學校。1992年觀音誕辰日(農歷二月十九日),數名村民在原娘娘廟前上香祈福,香火不斷,至夜11時,鄉民眾聚,此舉喚醒鄉民重修寺廟、重塑神像的想法,于是村民自發集資出力將寺廟修葺一新。

2009年9月9日,由大宋村委會組織發起,社會各界鼎力支持,富民公司負責建設施工,諸位鄉民出謀劃策,大宋莊娘娘廟另選福地,重建于大宋村村西,距海河百米有余,依次布設山門、前殿、后殿,配有東西殿和僧房,雕梁畫棟相望,青松翠柏拱衛,法相莊嚴,金碧輝煌,人流不斷,香火旺盛。

講述人:魏士春,73歲      

整理人:李   蕓           

乘 航 和 尚

1949年至1962年,娘娘廟的主持僧人是乘航和尚。乘航俗名孫培嵐,津南葛沽人,自幼出家,后來居住在大宋莊娘娘廟,還在廟內經營過小賣部。后因廟內學校擴建,乘航便遷到寧家大院居住。1962年,由徒弟若亮接回到葛沽一起生活。1971年,與世長辭,享年87歲。

乘航擅長作畫,其畫生動形象,格外逼真,字畫落款“仿八大山人”。土墻上、白布上,他都能作畫,時年報刊還發表了他的百幅作品,名聲很大。他待人友善和氣,為人厚道。不少村民向其求過字畫,且保存至今。

講述人:柴慈發,79歲     

整理人:李   蕓              

回民與清真寺

清朝同治四年(1865年),河北滄縣地區遭遇嚴重干旱,全縣糧食絕收,當地村民難以維持生計,很多老人和孩子因為“饑餓”而死去,剩下的青壯年男女雖勉強活著,但也餓得皮包骨頭,頭暈眼花,見了樹皮、草根都往嘴里填。滄縣西(今屬孟村回民自治縣)趙河村回民劉月寬不忍心看著自己的5個兒子餓死,便準備賭一把,離開家鄉,到北方討生活,他覺得富庶之地總能有自己一家人的容身之處。

就這樣,劉月寬帶著5個兒子:劉玉璽、劉玉堂、劉玉山、劉玉成、劉玉珍,告別家鄉,開始向北前進。走著走著,他們來到宋莊村,兒子們看見這里都是魚蝦,非常興奮,劉月寬也覺得海河兩岸都是河積地,土壤肥沃,適宜生存,就在這搭起窩棚,給村民當佃農維持生活。

一家人勤奮勞動,省吃儉用,終于在三年后蓋了一間像樣的房子,不用再住窩棚,有了溫暖的家???個兒子眼看就要成家立業,一間房子根本不夠用,為了方便孩子們獨立居住,劉月寬開始不分晝夜地運土動工,又蓋了5間土房,讓5個兒子一人一間。滄縣老家的親戚聽說劉月寬在宋莊村立住了腳,都拖家帶口的來投奔他。漸漸地,宋莊村的劉姓人多了起來,這也意味著村中的回民隊伍越來越龐大。宋莊村的漢民都憨厚善良,并不排斥他們,反而很尊重他們的信仰,專門劃出一塊地給回民用以土葬。

隨著回民人數的不斷增加,大家想在村里建一座屬于自己的清真寺,這樣就不用大老遠去別處的寺里參加活動了。清光緒十七年(1891年),回民們開始自己蓋清真寺,建在村里娘娘廟的后面,包括禮拜殿三間、阿訇住房兩間、沐浴室兩間。完工后,娘娘廟與清真寺交相輝映,呈現出不同信仰之間相互包容的和諧景象。常常是前面在鬧花會,熱鬧非凡,后面在做禮拜,虔誠肅靜。

1938年,宋莊村的回民人口達到新一輪高峰,原有的清真寺已經容不下全村回民做禮拜??衫┙ㄇ逭嫠?,需要一大筆資金,很多老年回民見狀,決定回老家滄縣去募款。在那里,他們得到很多教友的無私幫助,帶回一大筆資金,清真寺得以重建,禮拜殿由原來的3間增加到8間,阿訇的住房和沐浴室也各增加了一間。

“文革”時期,清真寺慘遭破壞,回民倍感痛苦。漢民見狀幫忙向上級政府反應,希望能重建清真寺。1992年,區政府、鄉政府和大宋莊村委會出資對清真寺進行重修。為保證寺里能有自己的固定收入和資金,不再依靠他人幫助,漢民給回民想出一個以廠養寺的主意。區政府聽說這個建議后立刻撥款2萬元,為清真寺建了一個像章廠。有了這個工廠,清真寺便有資金舉辦宗教活動,并且有資本應對各種?;?。

2008年大宋莊村全面拆遷,但回民們并不為清真寺而擔心,因為區政府早就選好清真寺的新位置——無瑕花園北側京山線以南的一大片土地。新的清真寺莊嚴華麗,回民禮拜人員絡繹不絕。至今,大宋莊村的回民人口已經從最初的一戶幾人發展到上百戶近四百人,除了劉姓以外,還有王、吳、馬、喬等姓。新的清真寺更是吸引附近其他地方的回民前來禮拜。現在,大宋村的回民人口仍在不斷增加中。

講述人:劉佑民,77歲                                                            

整理人:聶文斐

一心為民的解放軍

1948年,遼沈戰役結束后,林彪揮師百萬入關,解放北平和天津。軍糧城是當時重要的軍事基地,為防傅作義南撤,第四野戰軍第9縱隊奉命攻占軍糧城,切斷天津城市與塘沽的聯系,隨即過海河直取咸水沽,以備攻占天津。為了配合第9縱隊的行動,第7縱隊跟進前來,駐軍在軍糧城一帶;第12縱隊(49軍)則將司令部設在大宋莊的楊家大院,其司令員叫鐘偉,政委叫袁升平。

解放軍剛進村時,根本沒換在東北的裝備,都戴著狗皮帽子,穿著大皮鞋,這可把村民嚇了一跳,他們沒見過這種裝束的人,更不知道解放軍是誰。12縱隊的政委袁升平問村民:“你們覺得是解放軍好還是國民黨好?”村民不敢得罪人,緊張地說:“一樣好。”袁升平聽后哈哈大笑道:“鄉親們,不用怕,我們是林彪的第四野戰部隊,剛剛解放東北三省,這次來,是為了解放天津的!有我們在,你們再也不用擔心會被地主惡霸和國民黨兵欺負了!”幾個年輕的村民早就聽說過解放軍在遼沈戰役的英勇事跡,忙跟周圍人解釋。這下,大宋莊村沸騰起來了,村民都紛紛將解放軍往自家領。盡管如此,房間還是不夠,很多戰士只能在數九寒天里睡在大街上,村民不忍心,都把家里最厚的衣服拿來給解放軍當被子蓋。

解放軍在大宋莊搶著幫村民干活兒,大清早便清掃街道、挑水,連推磨的驢都沾了他們的光,能夠暫且休息一下。傍晚,總有小孩兒跑來和他們聊天玩耍。有時,孩子們看見解放軍吃秫米飯,饞得直咽口水,戰士們便把自己的飯讓給他們吃,還會向他們講述戰場上的故事,小孩兒聽后都心馳神往,很想自己長大也去戰場上奮勇殺敵。12縱隊在大宋莊村駐扎期間,村里的電話線密如蛛網。司令部在這里指揮著周邊的大小戰役,后又進城參加大決戰,1949年1月15日天津城終于迎來了解放。

1949年3月,平津戰役取得全面勝利后,解放軍391團奉命來到大宋莊駐扎休整,待命南下解放全中國。他們看到當時大宋莊與海河對岸盤沽村有一年久失修的簡易渡口(此渡口后歸小宋莊管理,今已毀壞),只要趕上風雨天,船就無法靠岸,給村民帶來諸多不便,便二話不說幫村民重修,村民們十分感激。

在軍糧城六區軍民聯歡演出中,人們寫下了這樣的秧歌詞:“頭個紗燈掛在正東,上羞衛立煌,下羞羅卓英,衛立煌,羅卓英。二人獨裁胡亂行,哼唉嗨呦,獨裁專制把人坑,唉嗨呦。二個紗燈掛在正南,蔣介石搬家到了臺灣,孔祥熙把話傳,八路來了把家搬,趕緊把家搬臺灣……”解放軍聽后都笑開了花。

下江南前,大宋莊的村民集體給解放軍包了餃子。住在村民老魏家的馬排長幾十歲人了,哭得淚流滿面,十分舍不得離開大宋莊。他叮囑老魏家的孩子要照顧好老人,還留言說自己要是能活著走下戰場,就回來看看。至今,大宋莊的老人還記得當年送別時的場景,魏家一直盼著當年的馬排長回來看看,可至今也沒見到。

講述人:魏士春,73歲      

整理人:聶文斐           

援朝戰士馮士連

村民馮士連(1929年生),十七八歲加入大宋莊自衛團。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夕,傅作義往廊坊地區調兵遣將,隨即京津解放,馮士連等人被編入解放軍部隊。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1950年,中國人民志愿軍第一批入朝參戰部隊進入朝鮮境內,與朝鮮人民并肩抗擊侵略者,馮士連就是其中的一員。

中國陸軍武器裝備落后,一個軍的火力密度甚至遠不如美軍一個師。再看美軍裝備力量,每個步兵營都配備有前線航空控制人員,可以隨時用無線電呼叫航空火力支援。這使得志愿軍只能在夜晚行軍和進攻,白天則是美國人的天下。美軍有專門的坦克營、裝甲車、炮兵團。志愿軍的火炮大都是繳獲的裝備,甚至每個師的火炮新舊程度和型號都可能不同。通訊方面,美軍擁有完備的電臺等聯絡設備,可以隨時獲得空軍幾乎不間斷的火力支持。而志愿軍通信器材奇缺,只有少量無線電臺,營采用有線電話,在戰場上非常脆弱,營以下則主要用軍號、哨子、信號彈和手電筒等聯絡,這使得美軍在野戰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中國人尖厲的哨子聲。

馮士連是志愿軍中的一名通信兵,有一次因為通信線路出現問題,上級下達的命令難以傳達下去,馮士連冒著敵人的炮火對線路進行搶救維修,結果左臂不幸中彈。但馮士連堅持把線路接通后,才去包扎傷口。那一次戰役,馮士連所在團圍剿美軍一個隊,兩邊人數比大概是1∶10,在人數懸殊的情況下,戰斗足足持續了3個小時,志愿軍這邊傷亡慘重。美軍裝備精良充足,戰斗結束后志愿軍繳獲不少戰利品,為此后的戰役補充了武器裝備。

還有一次在戰役中,志愿軍繳獲大量美軍高端武器裝備,部隊正在興高采烈地清點裝備、運送物資時,忽然聽到天空中傳來一架又一架美軍戰斗機的聲音,接著是一枚枚的炮彈灑落下來,原來是美軍專門派空軍部隊來炸毀志愿軍繳獲的戰利品。志愿軍不得不迅速撤離,基本上一無所獲。

戰爭慘烈地進行著,不知不覺寒冬來臨。志愿軍憑借著數量和勇氣,還有戰術方面的良好訓練,取得優勢,美軍漸漸吃不消,雙方經常鏖戰數天,每一處戰場都尸橫遍野。美軍官兵穿著兜式防寒帽、羊毛內衣、毛衣褲,外套外還有防風雨登山服,戰斗長筒靴內有兩到三層毛鞋墊。而志愿軍部隊的冬裝最多只是棉衣棉褲,一旦被水浸濕就會板結,失去保暖的功能。

天冷得厲害,志愿軍們夜里守陣地,就在陣地上睡覺,天氣冷得能凍死人,因為寒冷導致的傷亡數以萬計。實在沒辦法,有人提議,用美軍尸體垛起來抗風寒。大家就真這么干了,每到晚上,就出去抬尸體。遇到兄弟們的尸體,默默地把其眼睛撫閉上,抬回來。碰到美國佬的尸體,就直接搬回來圍在一起擋風寒。

“那時候,真的不知道怎么過來的”,馮士連每每回想起抗美援朝戰爭,有驕傲,但是更多的是感慨,感慨當時的慘烈,感慨那些戰爭中付出生命的兄弟們沒能看到后來的中國。

講述人:宋鳳起,78歲,退休村干部      

整理人:李   蕓

熱點新聞